“天空”不再开放?美若再次退约影响几何

文章正文
2020-06-05 01:14

5月22日,美国以俄罗斯方面违约为由宣布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当天,美方向所有签约国递交退约决定通知,并将在6个月后正式退出该条约。美国的再一次“退群”在国际社会引起轩然大波。美此次退约行为究竟有何意图?这一举动又会对国际局势造成怎样的影响?

《开放天空条约》为何物

1992年,欧安组织27个成员国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签署了《开放天空条约》。俄罗斯于2001年5月批准了这个条约。2002年1月1日,该条约开始生效,如今已有30多个签约国,包括美俄以及大部分北约国家。条约规定,签约国之间可以对对方领土进行非武装方式的空中侦察,以检查其执行国际武器控制条约的情况,条约还规定了执行侦察任务的机型、侦察飞行的细则,并禁止使用具有武装的飞机执行开放天空侦察任务。

《开放天空条约》有效增强了军事透明度,加强缔约国之间的相互信任,避免由于猜忌而造成的紧张,是欧洲在冷战后加强互信的措施之一。尽管签约方之间一直“小动作”不断,侦察方以侦察的名义去“参观”别国,而被侦察方则想方设法“瞒天过海”,试图用各种手段避免对方真正获取到自己的真实情况,但总体来说《开放天空条约》在刚刚签署的几年里执行情况相当良好,且该条约自签订以来从未有过内容被严重违背的记录。一直以来,“开放天空”的象征意义可以说都是远大于实际意义的,该条约的实际目的就在于维持各缔约国之间的正常关系。

一直以来,在所有签约国之中,美俄之间的相互侦察便最受关注。而事实上,美国此次退约行为也早有先兆,早在2016年4月,美国国务院便在报告中指责俄罗斯“未按照条约内容履行确保全境能够被有效观察的义务”,一些美国国会议员便声称,俄罗斯在执行观察任务的飞机上安装了不合规的设备,于是美方便以此拒绝俄方使用新一代的图-214ON侦察机进行侦察。2018年初,美方声称俄方对使用本国军事基地作为执行开放天空观察飞行的机场加以限制,《开放天空条约》的作用自此开始下降。2018年8月,美国又称俄罗斯违反了该条约的执行,由此美国便单方面停止了与俄罗斯在条约框架内进行的合作,自此美俄双方针对对方的开放天空侦察活动暂停。

美要退约,背后原因究竟几何

《开放天空条约》规定缔约国如果要求退出,则必须在拟退出前至少6个月通知所有缔约国。且美国国防授权法规定,退出国际条约之前国务卿和防长必须提前至少120天通知国会,但特朗普政府却依然不顾一切想要直接退约。《纽约时报》指出,美方想要退出《开放天空条约》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是美方认为俄方违反了条约规定,俄方禁止其他成员国的非武装侦察机,飞越俄军部署核武的城市,以及俄军重大演习场地的上空。

二是美国军方及情报部门认为,俄方极有可能会利用非武装侦察任务的机会搜索出可以网络攻击的美国重要基建。

三是因为2017年俄军侦察机曾直接飞越特朗普在新泽西州的高尔夫球会所,所以引起了美方的极度不满。

面对一系列莫须有的罪名,俄方也迅速做出强势回应。2020年5月21日,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格鲁什科坚决否认俄罗斯有过任何违约行为。据路透社22日报道,俄罗斯副外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紧接着指责美国公然违反《开放天空条约》有关条款,并承诺会尽快将具体证据递交给其他缔约国,同时表示美对俄的一系列指责没有任何事实依据,俄罗斯绝不接受美国对其屡次违反《开放天空条约》的指控。据新华社5月26日报道,俄罗斯外交部26日发表评论批评美国表示要退出《开放天空条约》,指出美国指责别国违反军控条约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事实上一直都是美国自己在违反条约。

美国为何公然退约,其背后真实目的其实有很多。首先,美方已不再依赖条约允许的方式即侦察机来收集获取俄方情报,商用卫星的相机分辨度与条约中允许使用的相机可以说相差无几,而其合成孔径雷达侦察的性能已经优于条约允许的水平。

其次,美国此次退约也是企图在美俄对抗中占据优势,中国政法大学欧洲研究中心研究员王晓伟在接受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每年的军费耗资巨大,退约之后,美国便可以为所欲为地进行军事部署,进一步突出其作为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同时可进一步达到向盟友收取更高“保护费”的意图。最后,美国此举也是想试图转移国民对疫情的注意力,美国疫情的局势已到了失控的地步,而特朗普则很可能认为自己在其他方面搞出的一些动静可以减小民众对自己防疫不力的注意力,甚至可以帮助自己捞到更多的选票。

如若“天空”不再开放,国际社会将面临怎样的影响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称,《开放天空条约》是军控中“合作监控”的成功案例,一旦因美国退出而瓦解无疑是对全球军控体系的一大打击。同时德国、白俄罗斯等国也对美国的这一退约行为深表遗憾,并呼吁美国慎重考虑退约决定。美国前国务卿舒尔茨和前防长佩里曾发文表示,美国退约意味着这些国家将失去一个重要的情报获取手段,会直接影响到这些国家的安全利益。其实美国政府的退约决定对其自身的安全利益也有一定的影响,美国得克萨斯州众议员华金·卡斯特罗此前曾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开放天空条约》是一系列精心构建、可有效防止核灾难的条约的一部分,特朗普政府的做法将意识形态诉求凌驾于美国人民安全之上。

自特朗普当政以来,美国已相继退出了伊朗核协议以及去年的美俄《中程导弹条约》。尽管特朗普表示,美方愿与俄方重新签订新的条约,但美国是否会再次违约或是退约也未可知。美国五角大楼一位高级官员曾在《华盛顿邮报》中表示,如果有必要,美国有能力在短短几个月内准备进行核武器试验。由此,美国想要重启军备竞赛的心思已经越发明显。美国参议员爱德华·马基在新闻稿中说:特朗普总统冒着新的,甚至更加危险的冷战的危险,并故意走在以核冲突为终点的道路上。

《开放天空条约》的最初目的就是确保冷战结束后美国、俄罗斯及欧洲国家之间基本的军事互信,如今美国不但率先退出《开放天空条约》,还通知其盟友一起退群,无疑是宣告了该条约的终结。美国已经不止一次带头破坏国际军控局势,接下来美国退出对美国军事力量有所限制的国际体系也许会日趋常态化,首当其冲的便是明年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美国的一系列举动都在促使冷战之后的军控体系走向崩溃。

美国退出《开放天空条约》的行为无疑会大程度上动摇欧洲安全基础,对美国盟国的根本利益产生沉重打击。美国此举不但会使美国与俄罗斯之间进一步丧失互信,同时也令军控体系更加岌岌可危。如果情况进一步恶化,那么国际局势便仿佛回到了冷战,世界局势会因此发生何种变化,我们拭目以待。(国防科技大学 敖锋 傅文萱 章子星)

(责编:陈羽、刘军涛)

文章评论